您当前的位置:江苏快三投注>中彩新闻>故事:村里女孩遇害,她家人却拒不报警,我暗地调查发现全村秘密

故事:村里女孩遇害,她家人却拒不报警,我暗地调查发现全村秘密

时间:2020-01-01 08:52:42  访问:1986

村里女孩遇害,她家人却拒不报警,我暗地调查发现全村秘密(上)

8.陌生的脸

秦海靠在门上还是喘个不停。他真佩服在刚刚那种情况下,自己居然迈得动腿——本能地反身逃回房间!

刘小美死了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但她刚才就在门外和自己面对面站着!

秦海无神论的信仰一瞬间崩塌了。难道真如自己小说中提到的,刘小美和姚红一样都不甘愿永远沉睡在黑罗河底,从而变成了一缕冤魂,于是从黑罗河的河底爬上来跑到了自己的小楼里?

难道她来这里是为了害自己?

秦海平复了一下敲成鼓的心跳,门外没有进一步的动静,他绷紧的肩膀也稍微放松了一下。

“啊……”

突然,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在门外响起。

又怎么了?秦海耳朵贴在门板上,半天没敢动弹,现在的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,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门外都没有再响起声音。

出去还是在屋里等着?挣扎了好一会儿,秦海还是决定出去看看。

他一手举着打火机,一手拿着水果刀,小心翼翼地打开门。

“刘小美”不见了,幽幽的走廊漆黑一片,秦海背靠着走廊的墙壁,一点一点地向前蹭着。

火光中,在他卧室的门前有一团黑色的东西。秦海看了一会儿没看出来是什么,于是,他举着打火机慢慢地靠近。

突然,秦海脚下不稳,踩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,他一照,竟然是用了半管的颜料!那半管颜料已经被秦海踩扁了,秦海眉头一皱,难道说,自己刚才在床单下看到的那团东西被人移到了这里?

秦海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,他继续用打火机照着向前探去。

这一探不要紧,那团东西就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了打火机的照射范围之内,那哪是什么废弃的美术用品,而是一个人!

秦海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,眼睛使劲地瞪着,嗓子眼儿如同被什么东西哽住了,竟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那个人呈“大”字形地仰躺在秦海卧室的门口,浑身被染满了各色的颜料,胸前的一柄尖刀格外刺眼。

秦海使劲咽了口唾沫,又死了一个人!秦海有种想号啕大吼的冲动,虽然事情到此可以确定不是自己梦游所为,那到底是谁非要把自己和这些诡异的谋杀牵扯在一起呢!

秦海拿着打火机凑上前去,想看看到底是谁代自己而死,可是他搜寻了好几遍自己的记忆,确定这个人他绝对不认识!

秦海正准备再走近点仔细看看,不料打火机的火光突然跳动了两下,竟然“噗”一声彻底熄灭了,周围陷进了无尽的黑暗……

9.物是人非

即便什么都看不见了,秦海也知道自己的面前正躺着一具尸体,屋子的某个角落还有一个行踪不明的女鬼。

秦海失去了唯一的光源顿时有点六神无主,他正想摸索着进卧室打电话报警,但还没等起身,便听见“咚、咚、咚”的声音,很明显那是一个人的脚步声,这又是谁?

秦海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儿,他一动也不敢动,只能任那个脚步声一点一点地向自己靠近。

周围静极了,除了那个脚步声外,秦海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

突然,一只干枯有力的手伸到了秦海的面前,并捂住了他的嘴,一瞬间便把他扯到了紧靠卧室门的墙角,秦海当时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想都没想就拿起水果刀向那只手割了过去。

“咝……”那胳膊的主人疼得吸了口冷气,但仍然没有松手,并在秦海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,“嘘,别动,也别说话!”

是赵瞎子!听他的语气并没有恶意,秦海也就老实地没有动弹。

赵瞎子感觉到秦海放松了,捂住他嘴的手也拿了下来,两个人朝着脚步声的方向聚精会神地听着。

那个脚步声顿了半天,继而一阵“咚咚咚”的声音再度响起——那个人跑下楼了!

秦海刚刚起身想追,不料被赵瞎子狠狠地抓住了肩膀。赵瞎子示意他不要动,直到楼下玄关的大门“咔嗒”一声被关上,脚步声也彻底消失之后,赵瞎子才叹了口气,和秦海一起起了身。

“赵先生,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儿!”秦海在黑暗中望向身后问道。

赵瞎子没有出声,只是摆弄着什么,“啪”!周围一下亮了,是赵瞎子手中拿的手电。

突然的灯光让秦海几乎睁不开眼,等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睁开了眼睛,看到的东西却让他一个踉跄又退后了好几步,手中的水果刀不由自主又挥到了面前。

就在赵瞎子的身侧,秦海又看到了那张脸,刘小美那张苍白的脸!

“刘小美没有死!”赵瞎子赶在他尖叫之前出声。

秦海愣了一下,看向刘小美,惊奇地发现刘小美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的表情,猩红的嘴唇微张着,定定地看着他手中的水果刀。

秦海糊涂了,他看了看刘小美,又看了看赵瞎子,觉得很不对劲儿,但要说哪儿不对,还一时说不上来,秦海的目光在赵瞎子和刘小美两个人之间游移着,突然脑中一道亮光闪现。

“赵,赵,赵瞎子,你的眼睛,”秦海咽了口唾沫,“怎么睁开了?”

“俺不是瞎的!”赵瞎子眨了一下他浑浊的双眼,似乎在证明他所说的话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秦海大喊着问道,他实在不明白怎么这么多怪事儿围着他。

赵瞎子嚅动了下嘴唇说道:“俺不是瞎的,小美也不是鬼,如果我是瞎的或者说小美是鬼的话,现在你也就成了一具尸体了!”

秦海没有说话,低头默认,刚才赵瞎子救了他一命,如果小美是鬼的话,他的命现在也被小美索去了。

但你们为什么做这样的事?刚才的脚步声是谁?为什么小美没死?躺在我卧室门前的那具死尸又是谁?太多太多的问题一下子涌向秦海的大脑,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10.夜谈

赵瞎子到一楼拉开了电闸,整个小楼终于亮了,村长刘长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到了秦海的小楼,紧紧地抱着由于惊吓而还在微微颤抖的刘小美。

赵瞎子也已经报了警,只等着警察的到来。

几个人都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,秦海看了看村长,明白这事儿村长是知情的,问道:“刘村长,你能否解释一下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儿?”

刘长生抿着嘴,那表情似乎比当初他装成死了闺女时候的表情还要痛苦。

终于,他下定决心,说道:“小秦,这几天对不住了!”

秦海没有回应,听刘长生继续讲了下去:

百里村由于交通闭塞,一直都处于比较穷苦的状态。由于地方小又偏,也不受到地方政府的关注,就这样闭塞穷困了几十年,至今居然还维持着十几户的村民,也算是奇迹了。

刘长生是在十几年前当上这里的村长的,身为一村之长,刘长生没有什么远大的规划,只要村民不再那么穷困,生活安稳就好。

理想看似不大,却不太好达到,村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已经离开,剩下的不是老幼就是妇孺,生活上极其艰辛。

出去打工的年轻人也不是没有闯出名堂的,那个村里最有钱的富户就是其中一个,他做了生意挣了不少钱,在村子里建了一座气派的二层小楼,刘长生本想通过他为村里搞个投资,他自己挣钱,也让村子好过些。没想到的是,这个富户的儿子竟然是个精神病,富户为了给儿子治病把一家迁到了城里,从此便再也没有音讯了。

刘长生便断了念想,村子又恢复往常的样子,只留下一座空无一人的小楼。

让刘长生重新找回希望的是一个叫做王东升的年轻人。

王东升是村里的骄傲,因为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,毕业之后更是回到了百里村,并主动请求村长在村里建设学校,他要教百里村的孩子们读书。

要想发家致富,首先要有知识,这是刘长生一直以来的理念,但是又上什么地方弄钱建学校呢?老师是有了,但是教室的问题的确让刘长生为难了。

这时,他便想到了闲置的小楼,当时小楼正向外出租,刘长生便私下里四处造谣说小楼闹鬼,反正之前也是有个精神病在里面住,名声本就不好!

就这样,小楼一直无人问津,王东升也心安理得地在小楼里教起了学生,由于是对村里人有好处的事,村里也没有任何人声张出去。

直到秦海的突然到来,村长提前一天得到消息,便让村民们快速将小楼里整理干净了。

之后秦海住了进来,为了让秦海尽快离开,刘长生决定联合女儿和王东升把秦海吓跑。刘长生知道秦海是写小说的,而且还是恐怖小说,便决定模仿秦海小说的情节来吓唬他。

刘长生事先告诉秦海村子总是停电,防止他起疑心。王东升则到午夜便去秦海家拉电闸,并趁着秦海睡觉时弄些迷糊人的烟草吹进秦海的房间,以防秦海在他偷看存稿的时候醒过来,他就这样得到了秦海的存稿。

没想到,秦海竟然真的以村子为背景写故事,所以刘长生便将计就计地模仿起来,让自己的女儿装死,并让秦海参加葬礼,诱导他根据事情的发展继续写小说。

11.意料之外的死亡

秦海听到这儿,不免心里也有些难受,这刘长生村长当得也真够不容易的。

他调侃道:“怪不得自始至终刘小美的尸体都裹在草席里,原来是为了不让我看到她的脸而露馅儿!还有我在摄像头里看到的影子大概就是王东升了吧!”

刘小美听秦海这么说,不好意思地垂下头。

秦海接着说:“主意倒是不错,但是何贵那个怎么弄的,你们村还有化妆化得那么好的人,真是门手艺啊!”

村长一听这话,脸色有些苍白,赵瞎子脸色也不好看,道:“何贵是真死了……”

秦海的心也一颤,想起了楼上那具陌生的死尸,如果他是装的,现在也早该下来了,还有刚刚惊悚的脚步声……

赵瞎子看了看秦海,浑浊的眼睛也有些失神,喃喃道:“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啊……”

赵瞎子在刘长生还不是村长的时候,在百里村就已经很有名望了。那个时候他还没“瞎”,到处为人占卜算卦,测算风水,颇受村里人的尊敬。

当时的赵瞎子快五十了,无妻无子,无依无靠地在村子里生活着,直到有一天,一个十一二岁样子的孩子过来说要拜他为师,学习手艺,他才意识到自己竟连个徒弟也没有。

他看小孩儿聪明伶俐,做事情也勤快,便痛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刚开始的几年还算顺利,但随着孩子长大,赵瞎子觉得这个孩子的脾气越来越暴戾,甚至是残忍。

他亲眼看到这个孩子把抓到的小动物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残暴地虐死,到后来更是跑出去做出一些伤人的举动,但赵瞎子却始终不忍舍了这个徒弟,毕竟这么多年下来,赵瞎子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悉心教导。

再到后来,赵瞎子便“瞎”了,他闭上了双眼,再也不肯睁开,对于徒弟的暴行,他以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回避着。

赵瞎子一夜之间瞎了,村里人只是关注了一段时日便习惯了,毕竟一个瞎子更适合他现在的身份。

没错,这个脾气暴戾的孩子便是富户的精神病儿子,他的病状遗传于他的母亲,智商虽与正常人无异,但却有着严重的情绪失控和暴力倾向。

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人却也有着异秉的天赋,他酷爱玄学,所以才会拜赵瞎子为师,他喜欢画画,所以才在他被软禁的房间的墙壁上胡乱地涂鸦,说是涂鸦或许不准确,也许墙上的图画才是他看到的世界!

后来富户一家迁到了城里,听说他的病情在医院里也有了明显的好转。

在秦海来的这些时日,他也回来看望他的师父,也许是受到刘小美“死”的刺激,他暴虐的性格再一次凸显。他在无意中听说了村长的计划,便也照猫画虎地跟着来,他偷听到王东升说的小说中“阿祥”的死法,马上有了兴趣。

由于此次“阿祥”死在巨石之下,王东升不知道如何说服何贵来配合他压在石头下,所以想要暂且跳过。但没想到的是,这个精神病患者竟然替他下了手,将何贵约到了黑罗河边,以小说中的手法将其残忍地杀害了。

但是他杀死何贵倒不是因为小说情节的原因,而是何贵的身份——背尸人,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个村子的另一个背尸人,他叫陈满!

陈满热爱这份职业,当尸体的那份冰冷透过衣服传递到他的背脊时,那份惊恐的快感是无法言表的,他不允许任何人与他分享这份“幸福”,所以他杀了何贵,杀了这个与自己争夺幸福的人!

秦海震惊了,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:“那今晚那个脚步声就是陈满了?”

赵瞎子点点头,这些事情赵瞎子已经知晓,却因为一时顾及师徒之情,不忍揭穿,更是亲自找过秦海误导他怀疑村长一家。

赵瞎子自知如今已经悔之晚矣,所以他才会奋不顾身地去救秦海,他不愿再有人因为他的徒弟死去。

“那我卧室门口死去的是谁?难道是王东升?当时女人的尖叫声就是小美看到王东升的尸体时发出的?”秦海看了一眼刘长生,问道。

刘长生也点了点头,眼睛里写满了悲痛,险些老泪纵横,嘶哑着嗓子道:“东升今天也是去偷看存稿的,小美打扮成这样一是为了吓你,二也是为了把你引开!可是没想到那个陈满竟也耐不住性子,自己去偷存稿,大概是刚好被东升撞见,便将他杀死了!”

“东升是替我而死的!”秦海的心难受得如同针扎,“这次小说中的情节,被写死的人是我自己!陈满当时一定以为东升就是我!”

赵瞎子、村长和小美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“东升的那个死法就是我写出来的!”秦海痛苦地抱着头,眼泪早已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12.结局

由于交通不便,警察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了现场。

警方调查了因果,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,并于黑罗河旁的小树林里抓到了正在逃窜的陈满。

秦海知道法律对于陈满不会有过于严苛的惩治,毕竟他除了是个杀人犯还是个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,那他所犯下的罪行由谁承担呢?秦海摇了摇头却又使劲咬了一下嘴唇。

秦海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了,他继续住着,但却把整个一楼让了出来做教室,早上的时候教教孩子们念书——他毕竟也是大学毕业来着,晚上的时候则继续潜在黑夜中搞创作,他觉得这样做或许也是一种赎罪吧,至少是在了却王东升的一个心愿!

13.结局之后

又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,整个小楼亮着的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,秦海聚精会神地思考着情节。

突然,门外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。秦海犹豫了一下,盖上笔记本,轻轻地打开门。

门外一片安静,什么异样都没有。

秦海摇了摇头,暗笑自己多心了。他回身正想关门,一只手却突然冒出来抵住了将欲关上的门。

“谁?”秦海惊骇地问道。

“还记得我吗?秦大作家!”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门外响起。

“是你?陈警官?”秦海疑惑地问道,正是何贵死后负责调查的那个国字脸。秦海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晚会出现在这里,不过下一刻他就突然想到了,他也姓陈!和陈满是一个陈!

看到陈警官手中的西瓜刀,秦海甚至感觉那就是死神收割生命时用的镰刀!

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的名字叫陈意!”

秦海大骇,连退几步,腰身抵住了身后的那个别人为乔迁之喜而送他的画像,心里反复默念着:陈满!陈意!天哪,他们是兄弟!

秦海马上想到了走廊尽头那个房间里足以睡下三个人的大床!甚至还有那个有极度暴力倾向遗传基因的母亲!那个房间软禁的也许不止一个人。

陈意晃了晃西瓜刀,用舌头舔着刀尖儿道:“我的秦大作家,你可否‘满意’?”

陈意眼神一寒,西瓜刀向秦海的头砍去,秦海大吼一声把身后的画像摘下,迎着陈意挥刀的方向使劲儿砸了过去……

百里村的夜仍是那么的安静,小楼里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,远处黑罗河漆黑的波纹仍是缓缓地流淌着,如同死神的血液,奔流不息。

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长夜漫漫,久而未央……(作品名:《长夜未央》,作者:今古传奇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相关新闻

竞彩足球:2019美洲杯Logo被指抄袭
  竞彩足球:2019美洲杯Logo被指抄袭[详细]

推荐新闻

英超大战:利物浦24年最重要比赛 御用裁判执法
  英超大战:利物浦24年最重要比赛 御用裁判执法[详细]
© Copyright 2018-2019 kesselfam.com江苏快三投注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